loveshoot啦啦啦

脑洞:当肖根有了一个娃

伐落记:

"mommy!"little sam软软的叫道(别问我为什么她们一家都叫一个名字╮(╯_╰)╭)

"她在叫你。"耳里的声音提醒root。正在努力翻起一颗蛋的root看都没看的回头说"shaw,你去看看sam怎么了?"

在看枪械杂志啃薄饼的shaw嘟囔了一句"小孩儿就是麻烦。"却仍是懒洋洋的起身向楼上走去。

shaw出于一名特工的职业习惯缓缓的扭开门,谨慎的检查了整间房"怎么了,sam?"

"mom,我被蚊子咬了一个包。"(好吧,是我被蚊子咬了n个包。。。)Sam嘟嘟的脸真想让人捏一捏,和root长得真TM像。“不就是一个包吗?这么娇气干嘛。”shaw努力的忍住向little Sam翻一个白眼。“可是真的很痒啊。。。”little Sam的眼眶红红的,看起来要哭了。“所以呢?”“能不能不去幼儿园啊?”shaw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心软,就知道root连带她的女儿都不能相信。“可是你之前已经以各种理由请假二十多次了。”“mom~”“撒娇没用,Sam,洗完澡后下来吃饭。”

shaw看着在厨房忙碌却依然优雅的身影,六年前,机器为了救Finch把root当做了诱饵,当自己赶到时,只看见一群男的围着赤身裸体的root,她颤抖着,喘息着,眼里不再有曾经自信的光芒,只剩下无尽绝望的黑暗。自己愤怒的开枪射中了每一个人的心脏,却依旧挽回不了什么。当shaw用毯子小心的围起root的时候,她简直觉得自己稍微用力一点,这个抽泣的洋娃娃就会在一片猩红中破碎。

自那天以后,root就再没开口说过话,九个月后,她生下了一个小女儿。面对毫无生气的root,shaw只能静静的陪着她,她不说话,她也不说话。root经常做噩梦,但她从不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在黑暗中任泪水打湿整个枕巾,shaw每次就静静的看着她哭,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眼泪无声无息的落下。

在女儿两岁时,root又一次做噩梦,看着泪流满面的root,shaw终于忍不住抱住了她,但shaw没想到的是,root愣了一会儿就反抱住了自己,把她的脸埋进了自己的头发里。一夜无眠,shaw整宿僵着没敢动。

第二天早上,shaw吃惊的看着满桌的饭菜,对root表示疑问,root却对着她笑了,root转头望向越来越像自己的女儿,两年来第一次开口说“我们叫她Sam好不好?”shaw戳着牛排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root在和自己说话,她看着root的眼睛,咬着自己的内唇,说“好啊。”

几年了,两人和机器宝宝默契的从不提起那年的事情,root继续为机器宝宝工作,却不再从前那样痴迷,有时root会抱着shaw在阳台看星星问“她真的从不出错吗?”shaw往嘴里塞薯片,望着令人生畏的夜空,只能保持沉默,谁也不知道,不是吗?


——————————————————————

“Sam这个好吃,多吃点!” “mom,我真的吃饱了!”“shaw,她不想吃就别让她吃嘛。”shaw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root,root歪着头看着她,shaw只能屈服:“好吧。”

“宝贝儿,校车来了,背好书包,快点儿出门!”
“唔。。。马上!”Sam嘴里含着被shaw塞进的一口馅饼,含糊不清的答到,一溜小跑的准备出门。“小孩儿就是麻烦”shaw又嘟囔了一句,一把拉着了Sam的书包带,替她擦干净了嘴边的馅饼屑。

“拜拜,mom,mommy!”shaw和root目送着Sam的马尾一蹦一跳的出了门。

看着门缓缓的关上,靠在桌边的root跨坐在shaw的腿上,低头吻上了shaw的唇,shaw准确的含住了root伸过来不安分的舌头。

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后“Babe,我要出去一趟。”shaw看着root闪光的眼睛,沉默一会儿“活着回来,我知道你舍不得她。”root盯着shaw,不安在沉默中蔓延,“不,你不知道”root吻上了shaw的额头,shaw的双手在root的腰上抱的更紧,她清楚的感受到root软软的唇瓣从额头移至自己的耳畔,温热的气息喷在自己敏感的耳垂上,root在shaw的耳边呢喃“我更舍不得你,Babe!”

——————————————————————

shaw牵着Sam站在一块灰色的墓碑前,看着root没心没肺不知恐惧为何物的笑着,要是再见到她自己一定会冲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再把她绑在床上让她再也下不了床。

要是。。。
能再见她一面就好了,
也许自己会告诉她,自己TM有多爱这个神经病。

Sam长得越来越像root了,她这两年长得好快,root你看见了吗,Sam几乎和自己一样高了。她和你一样爱笑着骗人,自己总会盯着她的笑发呆好久,好久。还心甘情愿的被Sam的比她妈妈劣质很多的谎言欺骗,还有,她和她妈妈一样爱吃苹果。

微风吹过嫩绿的草地,发丝随风飘动,shaw沉默着面对沉默的世界。Sam用手指拂过shaw的脸“你哭了哎shaw,你不是感情缺失吗?”shaw无言的望了Sam一眼,也许在遇见root时,自己就找回了所有在人世间的感情。“你记住,Sam,这个女人是个骗子,她答应过我,她会活着回来。。。”

“你哪只耳朵听见我答应过你了?别跟小孩子讲我的坏话嘛!”

shaw整个人楞在原地,她不敢转身,害怕一旦转身,这个梦境就会破灭,那个女人的声音太过真实让她几乎相信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mommy!!!”Sam惊讶的叫喊在耳边响起,炸裂了shaw的僵硬,她快速的转过身,对着看着她笑的女人的腮帮子狠狠地打了一拳。

评论

热度(109)

  1. JFM伐落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