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shoot啦啦啦

翻译 La Petite Mort

La Petite Mort

原作:FujinoLover

翻译:loveshoot啦啦啦


谢谢秋大给要的授权。本人翻译的没有原文好,如果对原文感兴趣请点链接去看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55353?view_adult=true

最近有点懒,一篇文章翻译了太久,此文可能会引起不适,喜欢看甜文的就不要点进来了。没错,我就是这么任性。

简介:没有任何一个神能够原谅她所犯下的罪孽,她还不如直接跳入她所在的地狱的最深处。

 

水又冰又冷。Root不断地擦洗着自己的手腕,即使皮肤已经变得粉红。手印在她皮肤上留下的印记像是一块没有愈合好的伤疤,不管过去了多久,它始终都还留那。她的双手又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她从水槽旁边的纸槽中扯出了一张纸,快速的将自己的手擦干。然后她双手撑在水槽边的大理石桌板的边缘,试图让自己双手停止颤抖。她缓缓的抬起头,直视镜子里那个女人的倒影。她几乎人不出那是自己。镜子里的倒影也用那双异常肿胀并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她。她疲惫的叹了口气。

 

如今,他们与Samaritan特工的冲突已经越来越频繁。他们整个小组,即使是Harold也不能毫发无伤的逃离Samaritan特工的追捕。她的恢复和适应的能力已经越来越差。她觉得自己被夹在夹缝中间,一面是她的上帝试图用震耳欲聋的沉默去智取另一个上帝,另一面是她不断变化的身份。她觉得自己要在这夹缝中爆发。她这些天拼命抓住TM告诉她和shaw 的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Root觉得自己很幸运,这次只有两处受伤——一个伤口需要缝针,而另一个只需要贴几块十字形的创可贴。但是两处伤口都已经停止了出血,所以它们并不需要被立刻处理。它们现在不是Root最担心的,她最担心的是Shaw,Shaw的大腿被子弹击中了。她们已经设法用Root匆匆忙忙扯下的皮带做临时止血带进行了止血,但是还是有好多血,那么多的血。当她用针将伤口缝合到一起的时候,她的胃部都因为感同身受而不断地收缩。但是shaw甚至哼都没哼一声。

 

这个由TM指引她们来到的汽车旅馆时肮脏且恶心的,里面满是斑驳的墙面和浑浊的空气。尽管有这么多让人不能忍受的缺点,但是因为它缺少摄像监控,并且缺少手机信号,使得TM选择了它。Root一直等待着,一直等到最后一波呕吐的冲动过去,她才一边用手理着凌乱的头发,一边踏出那个小浴室。当她发现Shaw还是以原来的姿势躺在床上的时候,她叹了口气,shaw还是以那样的姿势躺着,身上穿着那条因为要处理伤口而被剪烂的裤子。

 

“shaw…”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疲惫感,但是她还是露出了自己一贯的傻笑。“我们必须要处理一下你的裤子”。

 

Shaw忽略了Root话里的暗示,但是她默许了Root接下来的动作。Root把Shaw的腿移上来,放在她的腿上,然后有条不紊的一只接着一只的拉开Shaw靴子上的拉链,帮她把鞋脱下。靴子脱下后露出来的蓝色袜子让Root微微扬起了嘴角。这是Shaw全身上下唯一能接受的不穿黑色的地方,而且她接受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地方平时不会被别人看到。(不是Root之前没有给她买过搭配的其他颜色的内衣,只是那些内衣的样式多数都是具有挑逗和戏弄性质的,Shaw直接把那些内衣扔回了Root的脸上)。那双蓝色的袜子很容易的就被Root脱了下来。接着是非常难脱下来的裤子。Root赶紧检查了一下Shaw的伤口,绷带并没有没弄坏,也没有从白色的表面新渗出来的红色血迹,这让Root松了一口气。

 

Root觉得能够躺在Shaw的身边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想法。她渴望Shaw给她的安慰,来安抚她那颗不安的心脏。她和Shaw刚刚经历的浴血奋战,死里逃生让她觉得疲惫和不安。一个拥抱,或者能够跟Shaw相互依偎,就足够了。然而她知道Shaw不喜欢这种表达亲密的方式,她必须适应Shaw的方式,没有其他的办法。所以,现在剩下的选择就是做爱或者不做爱。那么当然是做爱了,Root想。

 

Shaw并没有提出抗议,Root帮助她在床上躺好,让她半倚着靠着床头,后面放着枕头来支持着她的后背。Root脱掉自己的鞋子和裤子,跨坐在Shaw的那条没有受伤的大腿上,慢慢的将她的单膝滑进Shaw的两腿之间,同时轻轻的将那只受伤的大腿推到另一边,然后她亲上了Shaw的唇。尽管来势汹涌的欲望在Root的体内沸腾着,但是她们之间的吻还是较为缓慢的。

 

“Sameen….”Root撒娇般的撅起了嘴;Shaw的牙齿紧紧的闭在一起,拒绝让她加深这个吻。”“不要这么坏呀”。

 

Root没有再一次尝试去加深这个吻。Root觉得保持现在这种状态也不错。很显然,虽然Shaw并没有明确的表示,但是她现在很赞同Root这种慢慢来的做法。这也许跟Shaw的大量失血有关。她的肤色也比平时苍白的多,但是这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Shaw所表现出的疲劳也不过是失血所产生的副作用。Shaw永远都不会承认她的虚弱,所以Root也慷慨的假装忽视这些症状,并不提及。

 

她们的亲吻就像她们的最后一次亲吻一样,刻意并且甜蜜。Root分开这个吻,只是为了赶紧脱掉自己的外套和胸罩,然后她又扭动着脱掉了自己的内裤。 Shaw没有刻意去拉平比分,也脱下自己的衣服,她选择穿着自己还剩在身上的衣服。Root轻哼了一声,然后决定自己伸手去解开Shaw的衣服。如果一个人并不配合,那你很难脱掉她的衣服。她在脱下Shaw的黑色背心和黑色内衣所花的时间最久,但是她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Root好像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她的手直接抚上刚刚裸露出来的皮肤,Root体会到一种熟悉感。就像Root预料到的那样,当她抬起头,她看见Shaw正闭着眼睛。Shaw对任何事情都没有什么反应,包括在做爱的时候。在做爱的过程中,Shaw从来都让Root一边臣服于她高超的自控能力,一边责怪她缺乏口头上的诱惑和鼓励。Root用她的拇指和食指揉捏其中一个挺立的乳头,希望能够至少引起Shaw的一声呻吟,但是她所有的心思都在她裸露的下体接触到Shaw坚实的大腿的一瞬间飞走了。她是开始呻吟的那个,然后她开始自己不断地摩擦起来。

 

“Sameen….”

 

她咬着下唇,眼睛紧闭,双手紧紧的抓住Shaw健壮的肩膀来保持平衡。一道光滑而湿润的痕迹印在了Shaw的皮肤上。如果Root低下头,她就会发现Shaw正在抬着头,笑着,欣赏着Root表现。Shaw甚至不需要抱着Root的臀部来引导她,Root的臀部心甘情愿的以它们自己的频率扭动着。每一次的摩擦都比上一次要更加用力,她感觉到小核一次又一次的被美妙的按压着。

 

Root就快要到达顶点了,她觉得自己不能光想着自己。Root充分的利用了她纤长的手臂,她伸出一条胳膊,够向床边的床头柜的抽屉,在里面摸索了一阵。经过一番的摸索,她找到了几个新的避孕套和一小管润滑剂(讽刺的是,这个破旧的汽车旅店竟然能够提供免费的保证安全性行为的避孕套,而不能提供任何干净的毛巾)。她的手伸的太深,然后她触碰到了一个实心的障碍物。她用自己的余光瞟到那是一本圣经。她对那本圣经投去嗤之以鼻的目光。那本圣经的存在根本无法阻止Root接下来的动作。她拿出了那管润滑剂,然后涂在了她左手的几个手指上。没有任何一个神能够原谅她所犯下的罪孽,她还不如直接跳入她所在的地狱的最深处。

 

Shaw并没有因为她表情的突然变化而产生疑问。不管Shaw想要说什么,都在她身体被插入的时候留在了嘴里。她的体内又紧又暖,紧紧的包裹着Root的手指。当Root的臀部因为欲望的驱使而移动的越来越快时,她也将插进Shaw体内的手指插的更深了。她们的动作开始同步。Root是更为主动的将两个人一起带向高潮的那个,而Shaw只是躺在那,享受着。她们再一次亲吻,这个吻变得很随意,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急切和充满欲望。喊叫声因为Root咬上Shaw的肩膀而转化成了一声闷响。然而,Shaw却平静的不同寻常,但是Root感觉到Shaw的甬道确实变得更紧了。她们四肢紧紧的缠在一起。

 

泪水在Root的眼睛里打转,但她还是尽力打起精神。在她们激烈做爱的过程中,她自己单纯而又急迫的欲望让她把Shaw推倒让Shaw躺在床上。她动作迅速的让一切都恢复正常,然后她躺在了Shaw的身旁。Root轻轻的啄了一下她之前咬上Shaw肩膀所留下的痕迹,然后欲言又止般的将她的头枕在Shaw的肩膀上。她全身开始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眼睛时刻的瞟着Shaw的反应,看看她有没有对这种肌肤之亲而表现抵触的迹象。幸运的是,Shaw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抵触。她犹豫了很久才敢转过自己的头看着Shaw。Shaw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这让她可以肆意的展现自己充满爱意的目光。

 

Shaw的小时候的样子从她的脑海中掠过,这让Root挑起嘴角,绽放了一个笑容。Root想起了各种各样的Shaw。被电击枪电击,然后被她绑起来的Shaw(还有CIA安全屋里蒙着头的Shaw)。将子弹射进她肩膀,然后粉碎她的盲目的愤怒,将它们转化成她的泪水的Shaw。偷了一架飞机然后飞到阿拉斯加,并且帮助她消灭了迈阿密的武器贩子,随后和她一起喝了一杯热带果味鸡尾酒的shaw。脸上挂着因为翻围栏而沾上的灰尘,在新泽西州偷了一台自行车赶来救她的shaw。因为在梅西百货做化妆品专柜小姐而脾气暴躁,但是却非常开心的帮她画了一个应付新的工作面试的美丽的妆容的shaw。为了灭活高危险病毒而跟她一起进行了一晚全面消毒的shaw。

 

鲜血溢出布满深色皮革的汽车座椅的shaw。一颗该死的子弹卡在了她的主动脉。双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腕,留下已经干了的鲜血印记,然后毫无生机的躺在那里的shaw。用笑容给她承诺和保证或者向她瞪着眼睛的shaw。Root的已经被泪水模糊了眼睛,她无法判断shaw是在冲着她笑,还是在瞪着她。那个胸口已经没有起伏,无论她如何敲打,回应的都只是一次如机器启动般的跳动,而不是心脏的跳动(身体里已经没有足够的血液来支持心脏的跳动了)的shaw。那个无论她叫了多少次都没有任何反应任何回应的shaw。

 

Shaw几乎是她的全部

 

Shaw已经死了。

 

Root已经跟她一起死了。

 

她已经不知道她自己此刻是谁。这就像她从Samantha Groves转变成Root的全过程。当Hanna被绑架和谋杀的时候,一半的Samantha死了。另一半的Samantha也随着她母亲的去世而消失了。然后那个残忍而狡猾的黑客Root诞生了。与之前的那次转变不同,即使现在她还没有给这个全新的“自己”去一个新名字,但是她已经知道这已经没有必要了,她应该要去做的事情是如此的明白而清晰,就像她前一天留下的眼泪那样清晰,明澈。

 

摧毁Decima,摧毁Samaritan。

 

尽管这个行动明显的依然需要等待,但是她不愿意走出她自己想象的美好中。太阳已经落山了,整个房间都被黑暗所吞噬,但是她还是继续的凝望着Shaw。如果她忽略掉Shaw已经停止了的脉搏和呼吸,她还是可以继续欺骗自己,欺骗自己Shaw只是在睡觉。真是可悲,只有Shaw最后的死亡才能让她们终于有机会真正的相拥,才能让Root能够有机会肆无忌惮的欣赏Shaw,不用再害怕Shaw瞪着她的威胁的目光。

 

偶尔街上过往的车辆开着的车灯能够给这个房间带了一点光亮,Root 可以借助这点光亮看到Shaw的五官,她从来没有机会如此仔细端详和欣赏过的精致的五官。她的手指毫不颤抖的沿着shaw的发际线一直滑向她的下巴,shaw下巴有她标志性的紧实的肌肉。Root目不转睛的盯着Shaw纤长的睫毛,和姣好的嘴型,她回想起那唇亲吻她的感觉,长叹了一口气。

 

被这些残酷的记忆所诱惑,Root向前倾了一下,轻啄了shaw的唇边。Root心里那个年轻而单纯的Samantha开始幻想,如果自己倾尽所有的爱意去亲吻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也会想童话故事中王子亲吻公主一样,一个真爱之吻,Shaw就会重新醒过来,然后皱着眉头看着她,然后会回吻她,就像之前所有shaw给的吻一样,让Root的心跳再次漏掉半拍,让她不能呼吸。那么Root就会在心里偷笑Shaw的这种表面上装作漠不关心,实际上内心深处有跟自己一样感受的荒谬的行为。然后Root,不管她自己那一刻到底是谁,都会牢牢的把握住这样的机会。

 

那熟悉的的温度变得越来越微弱,但是依然存在着,而且Root依然相信,如果她亲吻的足够用力,Shaw还是会回吻她的。这种幻想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特别是当Root感觉到她手掌下面按压着的胸腔不再有稳定的心跳。一声啜泣声从她的喉咙里撕裂般迸发出来,她紧紧的抱着shaw已经僵硬的身体一动不动,像是在抓住她仅剩的生命的气息。她从小声啜泣到悲鸣到大声痛哭,一边哽咽着一边乞求着上帝让shaw重新回到她的身边。她的双眼因为哭泣而变得红肿而干燥。

 

直到一个低沉的蜂鸣声通过她的植入耳蜗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就干脆停了下来。这是TM对她更新身份信息的提醒。她之前没有在意这个汽车旅馆之外或者说这张床之外的任何东西,但是在这一刻,她无法忽略她的神。她的神一直在保持着沉默,这让Root开始忍不住的想,或许shaw的死亡也严重的打击到了她的神,就像这严重的打击到她自己一样。

 

她做到了。

 

这是Shaw死后的第一次,她那活泼的疯子一般的笑容又回来了。Root认出了隐藏在手机的信息背后的名字,因为她以前用过这个身份。

 

FBI 特工, Augusta A. King。

 

特工Augusta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尽管和Shaw的分离很痛苦,但是她不能再继续留在这儿了。她迅速的爬下床,体内充满了新的活力,她快速的穿上衣服,同时还一起处理了其他的事情。有Harold和John来负责拿回shaw的遗体,shaw的母亲将会被通知(Root在她和shaw确定关系的时候见过那个女人一面,她的母亲不在意shaw带回的伴侣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能够让她的女儿开心,她母亲就觉得足够了,而这是Root非常擅长的事。)以及一个适当的葬礼,Root将无法参加的葬礼,她也不能够亲自安排葬礼的时间。对Root来说,时间太短,要做的事情太多。

 

“我很快就会再见到你的, Sameen”,Augusta亲吻了shaw然后低声而温柔的说着,“还有其他人一起”。

 

核电站建在Tulsa,特工King作为FBI的一员,这个核电站并不是她唯一取得无限制授权进入的地方。她非常高兴,她能够借用Root的黑客技术黑进军方的网络,然后开启他们所拥有的数以千计的核弹头,将它们全部瞄准Samaritan,不管会带来世界各地多少的无辜伤亡。TM充分理解和尊重她的这个决定。对于现在她和TM 来说,人类确实被高估了。


评论(14)

热度(80)

  1. Take_desuloveshoot啦啦啦 转载了此文字
  2.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loveshoot啦啦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七彩锤
    【BE预警,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