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shoot啦啦啦

The Frequency Of Loneliness (2.0.2)

甜死了

青色的瓜:

废话不说


(上!!!!调!!!!戏!!!!












    Root开始慢慢地向着Shaw的脸越贴越近。


    而Shaw在感受着身前那股渐渐袭来的压迫感的同时,也仍然沉浸在"未婚妻"这个词语给自己所带来的震撼之中。她的大脑里不断地闪过自己将要跟眼前这个陌生人共度一生的一些画面,而Root从心电监护仪上也可以明显地看出Shaw的心律有些失常。


    Shaw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她需要好好地消化一下这个比"全世界的牛都死光了"还要让她更加绝望的讯息。


    她想她至少需要十五分钟来缓解自己跌宕起伏的情绪,或者她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十五分钟。


    Shaw用来啃完两块牛排的时间。


    或者足够兴奋并且迅速的话,十五分钟之内滚完一次床单应该也不是问题。


    但这并不是Root的目标。


    暂时不是。


    虽然她也很想尝试一下强推眼前的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介于Shaw现在的身体以及精神状况仍然处在不被允许的范围之内,考虑了一下之后Root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暂时的。


    "..你..你刚刚说什么.." Shaw有些反抗地推开了Root偷偷环过来的手,她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的水渍,心里仍然还是对"我他妈居然已经有了终身伴侣"的这个消息而感到无比惊悸。


    "我知道你有些高兴过头了?" Root倒是笑盈盈地丝毫不理会Shaw的抗拒,她握住了Shaw的手腕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人倒是越来越不要脸地往她身上贴了。


    "..啧..不是这句.."


    "..你别靠我这么近.." Shaw满脸嫌弃的不停哀叹着,她像是触电一样马上抽回了自己被迫搭在Root肩膀上的手。她不想碰她,但她更加不想自己之后将会跟这个人有什么亲密的接触。


    "..噢.."


    "..别激动?" Root翻了翻眼珠之后故意这么问道,她其实很清楚Shaw到底在问什么,但她就是忍不住想要看见Shaw这副想问又觉得不好意思的憋屈样子。


    "..不是.."


    "..就那个..未..未婚.." Shaw低着头紧张到舌头不断地打结,她似推非推的轻压着Root的肩膀努力地保持着她们之间仅剩不多的距离。这个家伙真的好讨厌,Shaw真想现在马上就对着她的脸揍上一拳。


    "我再说一次.." Root眼看着Shaw握紧了拳头就准备要朝着自己挥来,但幸好她的伤势恢复的速度要比Shaw稍快一些。所以Root快人一步,她机敏的顺势搂住了Shaw的脖子,而她略带威胁的语气更是让Shaw的拳头立刻就僵在了半空中,一动也不敢动。


    温软的怀抱,Shaw觉得自己好像对这个怀抱有些模糊的线索。然后她的脑中似乎突然闪过了一声极其细微的爆炸声,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我是你的未婚妻。" Root现在有一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她更加用力的圈住了身前的人,强硬的态度更像是在逼迫着Shaw接受这个她编造的事实并让它成为可能。


    Root有些被激怒了,不管是什么原因都好,她都不能相信Shaw竟然可以这么轻易的就把自己给忘记了。


    Shaw倒是一点都不在乎Root现在是生气还是高兴,从她被Root有些粗暴地搂进怀里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异常温暖的怀抱,Shaw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沉醉在这个怀抱里,连她原本忐忑的心都因为这种被紧拥着的感觉而渐渐安稳了下来。


    实在是喜欢得不行,Shaw舒服到忍不住轻轻地蹭了蹭身前的人。


    "..." Root诧异地低下头看了看怀里的人,也不过转眼间的事情,她心里的阴霾就因为Shaw现在这副有些无赖的样子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喜怒无常的疯子,而Shaw任何一个不经意的举动,都可以轻而易举地牵动她下一秒的喜怒哀愁。


    弱弱地叹了口气之后Root看着Shaw宠溺的笑了笑,谁让这家伙现在看上去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她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心软得没有办法对着Shaw发火了。


    "Sameen?" Root有些好笑地动了动肩膀,但是Shaw仍然还处于灵魂出窍的状态之中。


    "你可以叫我Root."


    "..当然如果你愿意叫我"Sweetie"或者"Baby", 我会更高兴的。" Root慢慢地凑近Shaw之后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地吹了口气,然后这么说道。现在简直就是调戏Shaw的最佳时机,她都可以想象到Shaw之后那种令人兴奋的束缚无策的模样。


    耳边的一阵暖风却让Shaw不禁打了个冷颤,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行为到底有多么的荒唐。Shaw像是几乎快要从床上惊跳起来那样逃出了Root的怀抱,然后她迅速地抓起被子挡住了自己的身体,就好像Root真的准备要对她干什么一样。


    她甚至怀疑Root刚刚在水杯里下药了,不然自己怎么可能会变得这么黏人?


    "..什..什么.." Shaw满脸通红的对着Root调高了自己的音量,并希望以此来掩饰这一刻自己内心的慌张。


    "..什么..什么?" Root干脆坐在了Shaw的病床上,她不太明白Shaw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不过她倒是很乐于看见她这种惊慌失措的表现。


    "..什么..未婚妻..少..少骗我.." Shaw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心律现在又开始变得不正常了起来,不过她说出的话倒是仍然没有摆脱结结巴巴的趋势,害得Shaw都忍不住想要狠狠地抽自己几巴掌。


    "Sameen Shaw, 看来你是不想对我负责了?"


    Root有些蛮横的抬起了Shaw的下巴又贴近了她的脸,她话语间散出的热气也让Shaw的耳根开始微微的发烫了。


    "..负什么责,我不知道。" Shaw默默地偏过了头不敢看着眼前的人,她咬了咬下唇,尽量不让自己去体会Root刚刚那句话中隐藏着的含义。


    "看着我的眼睛说。" Root的要求让Shaw觉得很是荒谬,于是她更加嫌弃地斜睨了她一眼。


    "..都说了..我不知道。" Shaw咬起牙仰着头拼命地躲闪着Root伸过来的另一只手。虽然费了不少力气,不过Root最后还是把Shaw的脸挤到了一起,然后硬生生地把她的头给掰了回来,让她面朝着自己。


    她不服气地狠狠瞪了Root好几眼,不过眼前的人看上去倒是一点也不害怕。


    "..可是人家都已经把第一次给你了呢,Sameen.." Root故意佯装出一幅娇嗔的样子对着Shaw这么说道,她知道Shaw极其讨厌她这副样子,可偏偏她越是不喜欢,她就越是想要这么做。


    "..你能不能正常点。" Shaw翻了个白眼觉得头皮一阵发麻,Root这种语气让她觉得实在太反胃了,她都不由的..


    ..等等,第一次?


    什么东西?!


    "我们都上过床了。" Root略微不满地看了Shaw一眼,Shaw则不太理解地对着她皱了皱眉头。她当然不是因为不理解"上床"这个词的意思而觉得疑惑,她只是不明白自己以前怎么会对这个女疯子有兴趣?


    "..或者应该说你都已经上了我好几十次了?" Root不断思考着到底应该对Shaw用哪一种句型陈述这个事实才对,虽然这个话题很不适合这么认真的表情,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 Shaw瞪大了眼睛坐直了身体,她觉得自己好像又听到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她都数不清这是自己在这个病房里受到的第几次心灵上的冲击了,Shaw捂了捂自己的胸口,做了个深呼吸之后她又突然放空了一会儿。


    "..上..上你..我.." 然后她就又开始结巴了,面对着这么火辣的消息她怎么可能镇定的起来?


    "..不过你也有在下面的时候。" Root却在她面前开始回味起了她们之前欢愉的场景,而她的资料补充却更是让Shaw的血气不断往头顶上冲。虽然她是不记得自己跟Root之间这种"上与被上"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但是眼前这个蛮不讲理的女人怎么就这么泰然自若地开始跟自己开起黄腔了?


    她热得快炸了。


    "..然后我们还玩过熨斗,下药,捆绑,电击器,Cosplay,还有.." Root认认真真的数着自己的手指,对着Shaw就像念菜单一样说出了她们之前玩过的各种羞耻Play,脑子里回放的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也让Root看着她笑得更加意味深长了起来。


    Shaw一点也想不通Root到底是怎么用这一副正经的样子说出这么不正经的话来的。


    反正她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现在知道了吗?" Root挑了挑眉毛,根本就是一幅稳操胜券的拽样。


    "如果你还是不知道的话,我也可以继续.."


    "..知道了.." Shaw左右看了看之后居然羞怯地低下了头,她打断了Root的话,并且祈祷着这家伙千万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


    打她也不行,咬她也不行,这简直让人觉得太难为情了。


    "那你要不要对我负责?" Root一脸悠闲地开始削起了苹果,她已经通过二周目的第一章了,这是明摆着的事实。


    "..." Shaw看着Root乖顺地点了点头,算是正面回答了她的问题。


    "乖了。" Root摸了摸Shaw烫得厉害的脸,然后对着切好的苹果满意地笑了。


    "张嘴。" 她叉了一块苹果递到了Shaw的嘴边,眼前的人却看着她犹豫了好一会儿,然后怯生生地摇了摇头。


    "..我不要.." Shaw也不是真的不想吃,她其实只是不想被喂食而已。


    "听话。"


    "还是你想要我用嘴喂你?" Root故意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然后这么问道,Shaw惊愕的看着她,面对着这种半哄骗半威胁的喂食方式,她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应付。


    "..." Shaw一时语塞,只好认命地咬住了叉子上的苹果。


    Shaw其实能回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比如她仍然记得自己最喜欢的那家餐厅在哪个位置。还有她知道自己是个特工,还是个本来就有些暴力的人。


    只不过她现在对着这个叫做Root的女人没有办法强硬起来就是了。


    但她的记忆也有许多空缺的地方,比如说她记得之前自己去过一次迈阿密,但她却不记得自己是跟谁去的了。


    她的记忆断片了,她知道有人陪着自己一起,却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Shaw迷茫地看了看Root,然后有些困倦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一切都很突然,她有点被弄糊涂了。


    


    Root在Shaw入睡之后向医生打听了目前的情况。


    "后脑受到重击使得脑部受到严重损坏的话是会引发失忆,但是Miss.Shaw的脑部虽然受到外力的冲击,却并没有造成严重的损伤。" 医生听过Root的陈述之后决定要对她做出稍微详细一些的解释。


    "从Miss.Shaw的状态来看,只选择忘记某一件特定的事物,更有可能是她的潜意识造成的选择性失忆。"


    "..选择性失忆?" 光从字面意思Root就听出来了,Shaw在千千万万的事物里面选择了忘记自己。


    这还真是让人觉得有些丧气,Root摇着头无奈地笑了笑。


    "其实这更像是在心里形成了一个防御机制。简单的说,Miss.Shaw在逃避。" Root收起了笑容,抬起头看了医生一眼。


    "因为某一件事情对她引发了强大的刺激,这种刺激大到每天,每时,每刻,甚至每分每秒都在反复折磨着她的神经。愤怒,委屈,欺骗,各种复杂的情绪都长期在她的心里纠葛着。长此以往,她的精神状况会变得越来越差,而潜意识为了自我保护,便会选择去忘记这件事情,从而形成了选择性失忆。"


    "脑部受到重击就是Miss.Shaw失忆的导火索。"


    "..造成这种心里疾病最通俗的例子就是情感问题.."


    "..Miss.Shaw也许在情感问题上受到了很大的创伤。" 医生也不再做声,只是颇有意味地看了Root一眼。


    "..有恢复的可能吗?" Root被这一眼看得有些尴尬,她当然知道这都是自己的问题。


    "虽然表面上似乎是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可它的阴影仍然还是存在的。"


    "比如做事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受到影响,可能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选择性失忆经过时间的侵蚀会逐渐恢复,但如被忘记的这件事对于当事人又很大的影响的话,她就可能会选择性的一直遗忘。"


    Root微微张开了嘴,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摸了脸之后又被赏了一巴掌。


    "但是大部分都有可能被治愈。如果不希望当事人再受到过大的刺激,最好还是慢慢的引导她去记起一些之前的事,并且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她安慰。“


    "这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你需要有些耐心。" 面前的医生语重心长地对着Root说道。


    有谁会不希望这对小情侣可以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下去呢?


    Root扶着额头深深地叹了几口气,怎么做怎么错,她本想要选择牺牲自己来换取Shaw的安定,可她现在却遍体鳞伤地躺在病房里。她本以为Shaw可以若无其事地继续过没有她的日子,可到最后她却宁愿跟着自己一起消失。


    Root只觉得有点哭笑不得。


    她心怀感激,却也仍然自责不已。


    Root轻手轻脚地回到了Shaw的身边,虽然已经苏醒过来,但她也知道Shaw身上的伤口仍然还在缓慢的愈合中。而身体在复原的时候最容易疲惫,Root不知道Shaw这一觉又会要睡到什么时候才醒来。


    床头暖黄色的灯光照得Shaw看上去格外的恬静,Root忍不住笑了笑,坐下来之后又小心翼翼地轻抚了抚Shaw的脸。


    真是个傻瓜。


    "..Sameen.." 她不敢发出声音,因为她舍不得吵醒正躺在床上安睡的人。


    真傻。




    "..恩.." Shaw有些痛苦的发出了声音。


    重。好重。真的好重。


    她现在脑子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Sam?"


    Shaw突然觉得全身都轻松了下来,像是得救了一样舒了一口气之后,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 Root的脸就近在咫尺,顷刻间Shaw就又紧闭着眼睛撇起了嘴。


    然后Shaw又悄悄地睁开了一只眼睛,偷偷摸摸地观察了一下Root是不是还跟自己贴得这么近。


    "我就这么可怕吗?" Root轻笑着捏了捏Shaw的鼻子之后坐回到了位子上,她看着眼前的人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侧到了另一边。


    "..不是。" 心脏砰砰直跳,Shaw尴尬地抓了抓自己的脸,嘴上倒也是很诚实地否定了Root的想法。


    这家伙的眼睛太好看了,真是烦死人了。


    "那是什么?" Root颇有兴趣的注视着眼前的人,耐心地等待着她的回答。


    "..你为什么不回你自己床上睡?" Shaw坐起来之后倒是立刻就扯开了话题,她知道那种心口发沉的感觉是为什么,她想Root刚刚一定又趴在自己身上睡着了。


    "我有照顾你的责任,作为你的未婚妻。" Root故意一本正经的这么说道。


    "..你可以去做点别的事,没必要一直盯着我。" Shaw对着她翻了个白眼,天知道Root心里现在是不是又在偷笑。


    "可是现在没有比陪在你身边更重要的事了。" 这次她是认真的。


    Shaw抿起了嘴,努力地阻止了嘴角即将要扬起的弧度。但她感觉到心里有一种暖意正在迅速的发芽。Root亲手种下的,虽然她并没有做到细心灌溉,却依然无法阻挡它生长的一种感觉。


    情话虽然让Shaw打从心底感觉到有些别扭,但这也确实对她很受用。


    "所以你就成天趴在我身上?" Shaw无奈地摊开了手,她可不想每天都因为透不过气的关系而醒来。


    "你也可以选择让我躺在你旁边。" Root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如果Shaw愿意的话,她自然也是乐意之至。


    "..明明就有两张床,你为什么非要跟我挤?" Shaw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么多问题,也许她是想要从Root嘴里听到什么她想要听的话。


    "我喜欢。" 结果Root的答案呛得Shaw快要晕倒,根本说不出话来。


    Root惬意地甩了下头发之后愉快地笑了,我喜欢,你管我?


    女人心海底针,未婚妻的心思比海深。


    Shaw一点都不想去懂。


    不过她最近倒是发现了Root的弱点。


    起因也不过就是因为病房里一场愈演愈烈的调情的戏码,Root恶劣地环上了Shaw的腰之后无意间碰到了她的伤口,结果疼得身前的人对着她不由地大喊了一声。顿时她就停下了手上所有不老实的动作,一脸忧心忡忡地检查着Shaw身上的伤势。


    所以现在只要Shaw一喊疼,Root就会立刻变得安安分分的。


    不过大部分情况下Shaw都是故意的,偶尔作弄作弄Root总是会让她觉得心情大好。


    但其实她更加喜欢看见Root疼惜自己的样子。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Root终于在今晚如愿以偿地爬上了Shaw的床。


    而之前没有成功的原因,是因为每当她从外面溜达完回到病房的时候,Shaw不是在装死,就是在装睡。


    当然Root也没有这么轻易就放过她,只要Shaw一天不让她上自己的床,Root就会一直让她在透不过气的挣扎之中醒来。


    所以她干脆今天一整天都不离开病房,就这么死守在了Shaw的床边。


    "..今天怎么不出去晃了。" Shaw塞了片桔子在嘴里,心里却计划着今天应该要从那个时间段开始装睡。


    "陪你。" Root咬了口苹果边嚼边笑道,马上就要到Shaw装睡的时间了,她倒想看看她今天准备怎么躲过这一劫。


    "..你去吧,反正我也要睡了。" Shaw吃完了桔子之后拍了拍手,她却没想到自己刚刚亲手给自己挖了个坑。


    "我要跟你睡。" Root歪着头卷了卷头发之后对着她这么要求到。


    "..什..什么?" Shaw面红耳赤地咳了几声之后问道,这句话的太有歧义了,显然Shaw在往错误的方向理解Root的意思。


    "..跟你睡。" Root觉得Shaw有些紧张过头了,一起睡觉而已,没必要慌成这样吧?


    "..现在这种情况不合适吧.." Shaw吞吞吐吐地回答道,病床太小了,万一很激烈怎么办?吊瓶倒了的话护士会进来看的吧?那万一被看到怎么办?虽然也不是不想,但是这样会不会还是太快了一点?如果Root真的要硬来,那自己应该要接受还是要反抗?


    怎么办?


    "..同床共枕,Sameen." Root打断了Shaw的脑回路。


    "..不是要跟你上床。" 她看着Shaw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就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之后,她终于明白到底是哪一点刺激到Shaw了。


    "..." Shaw什么都话都没说,迅速就转过身去背对着Root了。


    她恨不得现在就找个洞钻进去,永远都不出来。


    Root蹑手蹑脚的钻进了被子,她才不管Shaw有没有生气,大好的机会就摆在她眼前,不珍惜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回你自己床上睡。" Shaw闭上眼睛冷冷地对着Root命令道。


    "..不要.." Root从背后紧紧地搂住了Shaw的肩膀,她略带讨好地蹭了蹭Shaw的脖子,对着身前的人就是一阵撒娇。


    而Root撒娇的时候这种糯糯的声音总是会让Shaw一瞬间就开始感觉到热血澎湃,Shaw觉得心里有一股莫名的冲动,她恨不得现在就转过身去狠狠地把Root蹂躏一顿。


    不行,同时Shaw又这么警告着自己。她可不想露出什么马脚,省得又被Root逮到什么调戏自己的机会。


    "..不许乱动。" Shaw算是默许了Root跟自己同床共枕的要求,但是她又很难把握好自己现在心里的感觉。


    Root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又不听话的吻了吻Shaw的肩膀作为了她睡前的礼物。


    "..." Shaw全身都颤抖了一下,因为要克制自己的情绪的关系,所以一整夜下来她根本就没怎么睡好。




    "..啧.." Shaw烦躁地睁开了眼睛,一个白眼立刻就跟了上来。


    隔天早上。


    她终于意识到不管Root睡在哪里,她总是有办法让自己感觉到一阵胸闷。Shaw思量着如果有个什么睡相差的比赛的话,Root称第二估计也就没人敢称第一了。


    "..重死了.." 她的左腿正毫无顾忌地搭在Shaw的身上,上身也几乎有一大半都压在了Shaw的胸前。


    虽然很不想吵醒Root,但是自己着实是撑不住了,Shaw只好轻拍了拍她的背,希望Root可以稍微远离她一点。


    不加思考的行为反而带来了副作用,Root居然在Shaw的轻拍之下更加往她身上扑了一些。


    "..Root.." Shaw有些吃痛地哼了一下,这家伙又压到自己的伤口了。


    "..恩.." 在Shaw的轻唤之下Root总算是睡眼惺忪地抬起了头,而床上的人一脸隐忍的表情让Root马上就惊醒了过来。她抱着Shaw坐了起来,撩起她的病服就又要开始给她检查伤口。


    "..没事.." Shaw抵着Root的肩膀摇了摇头抓住了她的手,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新鲜的空气,别的事情都是其次。


    "..有人跟你说过你的睡相很差吗?" 喘了几口气之后Shaw突然轻笑着这么问道,幸好自己家里的床够大,不然面对Root这种死缠烂打的睡相,以后她都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躲才好。


    "..你以前经常这么说我。" Root有些委屈地回答道,她记得Shaw还没失忆之前,第一次跟她睡过之后一大早醒来她也是这么问自己的。不管她有失忆还是没有失忆,这种嫌弃她的语气居然还是一模一样。


    Shaw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自己以前也不是一个完全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


    "..有意见?" Root有些不爽地看了看眼前的人,Shaw这副沾沾自喜的样子确实让她觉得有些火大。


    "没有。" Shaw翘了翘嘴角,顺势就在Root的额头上落下了一吻。


    眼前的人很是可爱,不管自己会不会有一天在睡梦中就突然被她给压死,Shaw仍然觉得Root很是可爱。


    "早安。" 她看着眼前一脸呆滞的人说道。


    而这是作为她醒来之后的礼物。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