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shoot啦啦啦

The Frequency Of Loneliness

POI百合病社:

青色的瓜:



恩就是莫名奇妙本来只是想来个短短的失忆梗喂自己点药结果就变成了这么长一篇..
脑洞大开了三天..估计吃错药了..
顺便说一说题目取自非常喜欢的日本小说家乙一的《寂寞的频率》
对没错我就是个文字话痨..脑动初开..
第一次发文..各位轻喷..(´・_・`)


“Time to say goodbye,Shaw.”
“What..wait..”


Shaw醒了。
失神地望了一会天花板,再次闭上了眼睛。
什么都看不清。
不知道这是那个人离开的第几天。也不记得是第几次做这个梦。
一切好像都回溯到原点。
好像什么都不存在过。
Shaw猛地钻进被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还有一点。还剩一点点那个人的气息。
心突然地紧缩。胸口闷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理由都不说。
为什么一句话都没有。
为什么在我认定你之后。又把我的整个世界夺走。
为什么要离开我。


第116天。
Root想。
明明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天数。
双手被捆在椅子的扶手上,眼睛被蒙住了什么也看不见。
周围很静。
静得让人有点烦躁。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但是3个月之前。Root的行踪还是被Samaritan发现了。
不能让Shaw再陷入困境了。
Root决定了这次要独自面对。
思绪突然飘回到离开的Shaw那晚,Root在走之前还悉心观察了一会躺在自己身旁的人。
身体跟着呼吸平稳地一起一伏。
窗外的路灯透过玻璃散射在屋里。
长长的睫毛。
深邃的眼窝。
高挺的鼻子。
让人欲罢不能的唇。
还有敏感的耳垂。
性感的锁骨。
光洁的肩膀。
结实的手臂。
每每都让自己吃干抹净的。恩。身体。
和怎么都看不腻的睡颜。
Root轻柔的抚过Shaw的脸。
将Shaw额前的发丝绕向耳后。
眼中闪过清澈的光。
俯身亲吻了Shaw的额头。眷恋到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Good night,Sameen.”


凌晨。
笃笃笃。
Shaw睁开眼睛。
大半夜也不想想在敲谁家的门,从头到脚把你突突500个洞根本不是问题。
Shaw边想着边抽出了藏在枕下的枪。轻手轻脚向门走去。
从猫眼向外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
警惕着缓缓打开了门,只有一个雪白的信封躺在家门口。
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玩。Shaw翻了个白眼。撕开信封。
“Dear Miss.Shaw,
你的答案在我这里。逾期作废噢。”
Shaw的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
是你吗。
凌晨的街道很冷。
冷得让人觉得有点饿。
Shaw想着披上了黑色的大衣。


“要知道,虽然你也是我们的目标之一,但是如果能顺带再铲除一个,为什么不一起呢。”
身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Root挑了挑眉。
“所以你应该感到高兴,为了即将到来的,你的小女友。我们为她安排了一场盛大的欢迎,相信会非常愉快。所以。希望你可以。不要反抗。”
男人按下了手中的按钮。
强大的电流从Root身上飞窜。每一个细胞都感到膨胀又迅速缩小。强烈的痛感和麻痹感席卷着Root全身。痉挛了一阵之后Root的感到迷迷糊糊。
“Sam..een..”
失去意识前,Root低声念到。


眼前的地方看起来是一个废弃的工厂。连路灯都没有。
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人声。忽明忽暗微亮的光。
Shaw撺紧了手里的枪。
心里清楚这些人会对自己做出怎样的热烈欢迎。所以Shaw自然是准备了对等的回礼来的。
真是饿死了。都来不及吃宵夜。
没多想Shaw就抄起火箭筒向工厂射去。
“Welcome,Miss.Shaw.”
“少废话了。人呢。”
男人向旁边退去。
“还满意吗。这就是我特别为你准备的。”
眼前的景象让Shaw感觉自己的怒气值瞬间升到了顶点。
Root双眼被蒙住。头发凌乱地散落在额前。
双手被绑在电椅两侧。头没有方向的垂着。T恤已经被汗水湿透。
电椅旁边还散落着很多针筒,看起来已经被折磨到不省人事。
Shaw的双眼在冒火。
拳头紧握连指甲都嵌进手心。
连枪都快被握碎。
没办法再思考。Shaw扣下扳机就开始对男人开枪。
“哼。”
一声冷笑。
Shaw感觉有什么飞速的穿过了自己的腹部。
该死。太大意了。
腹部的痛感渐渐强烈。黏腻的液体开始浸湿背心。
顾不得腹部的枪伤。Shaw展开了毁灭性的报复。
一枪。两枪。三枪。
为什么。
即使再次被射中。Shaw也不想去管。
为什么。
Shaw只觉得自己在枪林弹雨中不断扣动扳机。
为什么不让我在你身边保护你。
全都倒下了吗。
弹尽粮绝了。
Shaw感觉自己的精力都耗尽了。
果然应该先吃了宵夜再来的吗。

哐。
突然头部感觉到一下重击。
一阵强烈的耳鸣。
身体的疲惫不堪和饥饿感让Shaw变得癫狂。
嗖地转身朝拿铁棍砸自己的白痴连开了五枪才觉得心情爽了一点。
扶了扶自己的脑后。有什么沾湿了自己的手。
视线集中在一动不动的Root身上。
Shaw拖着身体向Root缓慢地走去。
实在站不稳了。虚脱了的Shaw跪在了Root前面。
地面都染上了一层殷红。
Shaw眉头紧锁。
一顿一顿解开了Root被绑的双手。
无力地捧着Root的脸。手上的血和Root的汗水混合在一起。
喑哑的声音夹杂着疲惫。
“Root...”
“醒醒..求求你..”
只剩一点力气了。好累。
Shaw撑起身子。轻碰了Root的唇。
微凉又令人怀念。
“这次...不许你再...”
紧紧贴着Root的嘴喃喃到。
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Shaw感觉到身体被抽空。随即重重地向后倒去。


Root觉得自己在慢慢下沉。
在深不见底的海里,缓缓地坠落。
到此结束了吗。连见最后一面都做不到。
有忽远忽近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Root..醒醒..Root..”
谁。
突然感觉一阵冰凉。
脸被轻柔的捧在手中。
谁的唇正在细细地与自己的触碰。
“Sameen...”
Root下意识的念出了这个名字。
瞬间被一股强大的拉力甩出了海面。
Root睁开眼睛的时候,印入她眼帘的是满身伤痕的Shaw。正毫无意识地向后倒去。
“Sameen!!!”
来不及多想。Root直接扑向了Shaw。捧着她的脑袋以防二次冲击。
抱着她渐渐冰凉的身体。拼命的想要给她温暖。
“不...”
全是血。
Shaw根本不顾自己。全身心的只想要救她。
Root真的慌了。Shaw以前就算再拼命。昏厥过去却也是不可能的事。
是因为自己吗。
Root没想到自己一声不响的离开给Shaw的精神上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
“不..救救她..求你..”
“别让我失去她..”


============我是机器宝宝爱心救援分割线(不要问我为什么存在)============


把Shaw送进手术室时Root最终也昏了过去。
一个病房两张床。两人自然就住在了一个病房里。
Root醒得比Shaw早了几天。
向医生打听了一下Shaw的状况。
脑后遭到重击。加上身上好几处枪伤。大量失血造成失血性休克。
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至于什么时候醒来。不太好说。


连续好几个星期。Root紧握着Shaw的手。静静地守在她身边。
偶尔也会告诉Shaw自己昨天做了什么梦。
梦里Shaw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吃牛排。以及对自己翻白眼。
有时也会梦到Shaw对自己意外的温柔。
会轻抚自己的头发。
会捧着自己的脸。轻轻的蹭自己的鼻尖。
会紧紧抱住自己。下巴倚在自己的肩膀。什么话也不说。
还会对自己露出好看的笑容。
“Sameen..”
Root轻柔的喊着。
等你醒来。
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丢下你了。


谁在叫我。这个声音仿佛已经让我期待了很久。
头痛的快要裂开。什么都想不起来。
胸前好重。有什么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Shaw终于从沉睡中挣扎起来。
太过强烈的光让Shaw睁开眼睛后又马上眯成了一条缝。
Shaw低下头一看。棕色的卷发微微的泛着亮光。眼前的女人穿着蓝白条病服靠在自己身上。嘴角上扬。睫毛忽闪忽闪的似乎正在做着什么甜美的梦。
“恩...”
Root感觉到身下的人有所动静。连忙起身查看。
抬起头就发现Shaw轻皱着眉头正望着她。
Shaw的眼睛平静的像水面一样。
没有一点起伏。
Root忽然有些不安。
“Sameen..”
“你是谁。”
Root心里一沉。
“Sameen..你还在生我的气是吗。”
Root向Shaw慢慢靠近。
Shaw皱紧了眉头。再一次问到。
“你是谁。”
Root有些慌张。一时间完全说不出话来。
“先..先喝杯水好吗。”
Shaw心中虽然有所抗拒。但还是接过了Root递来的水杯。
但是Shaw并没有喝。只是直勾勾地盯着Root。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
“Sam..”
“我最后再问一次。你是谁。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还有不要再靠近我了。”
“我是..”
Shaw皱着眉等着眼前陌生女人的答案。
Root眼中闪过亮光。
“我是。你的未婚妻。”
“...”
Shaw惊呆了。就像看见了意大利面喷火枪。尽管她不记得了。
Root狡黠地笑了。我就破罐子破摔。你不记得也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来。
“恩..我的..什么..我的未婚妻?!”
“没错。”
边说着Root就环上了Shaw的脖子。
“你可以叫我Root。当然如果你想要叫我Sweetie或者Baby。我会更高兴的。”
Shaw有些抗拒想要推开Root。
Root反而更加强硬圈住了Shaw。
凑近了Shaw的耳朵。
“你难道是不想对我负责。Sameen?”
话语间散出的热气让Shaw的耳根微微发烫。
“什么负责..不是..我只是..不太记得..你能别靠我这么近吗..”
明明可以狠狠揍这个女人一拳。为什么自己就是没办法下手。
Root根本不听某人的话。变本加厉的越靠越近。
呼出的气息都喷在Shaw的脸上。
Shaw的脸有点红了。
Root满意地看着Shaw的反应。
“乖了。Sameen。想吃点什么吗。我给你削好苹果了。来~啊~~~”
Shaw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着未婚妻都是这么自说自话的吗。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女人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Shaw对她的态度居然完全无法强硬起来。
“恩~Sameem。你现在可是病人。由我也就是你的未婚妻来照顾。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
Shaw一时语塞。只好认命吃下Root用叉子送到嘴边的苹果。
Shaw回想起做特工的时候。明明都记得很清楚。只是跟眼前这个女人一起做过的事情。一件都想不起来了。
Root歪着头望着双眼放空的Shaw。
“明明真人就在你眼前。却还是忍不住想我吗?”
“...”
“你这是在..调戏我吗..”
Shaw被问的说不出话。结果还挖了个坑自己跳了下去。
“Sameen~没想到你比我想像中要更可爱~”
Root像猫咪一样心满意足地在Shaw的肩膀上蹭了蹭。
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
Shaw仍就一脸茫然。


Root在Shaw入睡之后向医生打听了目前的情况。
“后脑受到重击使得脑部受到严重损坏是会引发失忆。但是Miss.Shaw的脑部虽然受到外力的冲击。却并不至于造成严重的损伤。
由Miss.Shaw的表现来看。只选择忘记某一件特定的事物。更有可能是她的潜意识造成的选择性失忆。
这更像在心里形成了一个防御机制。简单的说。Miss.Shaw在逃避。某一件事情对她引发了强大的刺激。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反复折磨着她的神经。愤怒。委屈。被欺骗等等复杂情绪纠葛在一起。长此以往。这个刺激大得让她无法接受。那么。潜意识里便会选择忘记这件事情。从而形成选择性失忆。
当然造成这种心里疾病最通俗的例子就是情感问题。Miss.Shaw也许在情感问题上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有恢复的可能吗。”
“虽然表面上似乎是忘掉这件事情,可它的阴影还是存在的。做事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受那件事情的影响。可能自己都搞不清楚。慢慢的就会变成一个心结。选择性失忆经过时间的侵蚀会逐渐恢复。但如果某件事对本人有很大心理影响的话。就可能会选择性的一直遗忘。但是大部分都有可能被治愈。如果不希望当事人再受到过大的刺激。最好还是慢慢的引导她去记起一些事。适当的时候给予安慰。这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Root感觉有点哭笑不得。
偏偏只选择忘记我吗。真是让人伤心。
不过这样就说明Sameen要重新认识我了。
可是我刚刚已经调戏过她了。
但是我会有机会把她训练的。更听话?
这么想着Root突然觉得。失忆什么的。好像也挺不错的。


Shaw的伤还没痊愈。
身体在复原的时候经常容易疲惫。
所以每天基本上睡大过于吃。
“我困了..我能睡一会吗..你可以去做点别的事..不需要一直照顾我..”
Root笑着摇摇头。注视着Shaw。
“没有比陪在你身边更重要的事了。”
Shaw轻轻的笑了。
她感觉到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发芽。
小情话虽然让她感觉有些别扭。但确实也很受用。
病房里的灯光很微弱。照在Shaw的脸上却让Root感觉她会发光。
就这样坐在床边。紧握着Shaw的手。看着她沉沉地睡去。
“Sameen..”
Root轻轻画着Shaw的轮廓。
“I can't love you more,Sameen.”


============大家好我是温馨生活小夫妻分割线(顺便对小天使瞬间掳获失忆锤的技能点32个赞)============


天。为什么又觉得有些透不过气。
Shaw烦躁地睁开眼。马上翻了个白眼。
她的小可爱。噢不她的未婚妻。左手正环着自己的腰。左腿也毫无顾虑的搭在自己身上。
看起来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自己。恩。同床共枕了?
真的有考虑过我是病患吗。
还有天她是什么时候钻进自己的被窝的。
明明是有两张床的病房。为什么一定要挤在一张床上。
未婚妻都这么难懂吗。
想着想着Shaw便决定要下床活动一下。
蹑手蹑脚的起床了。
全身上下到处都还很酸痛。动作实在没办法灵活。
转身望向自己的小未婚妻有些让人头痛的。睡相。
Shaw绕向病床的另一边。弯下腰帮Root翻了个身。替她重新盖好了被子。
准备直起身子的时候Shaw犹豫了一下。还是在Root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Shaw隐约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
还伴着一丝丝心痛。
是要这么做的吧。Shaw心想。


住院快一个月。Shaw都快忘记牛排是什么味道了。
出院了一定要把这个月都吃回来。Shaw跟自己约定了。
去做了几次复健。当然只是为了确保这些伤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影响。
Root经常会陪着Shaw一起在医院楼下的草坪上散步。
Root通常都走在Shaw的身后。边走边看着Shaw的背影。
“你为什么总是跟在我后面走?”
“因为现在轮到我来保护你了。”


Shaw喜欢小Baby。
经常有一些妈妈会带着的小宝宝来草坪呼吸新鲜空气。
小宝宝跟Shaw似乎也很合得来。
小宝宝笑得很开心。Shaw也笑得很开心。
Root什么也不做。只是歪着头笑。心爱的人就在自己的眼前。
不能更美好了。
Root甚至觉得Shaw比这些小Baby还要可爱的多。
Shaw很少笑。但是笑起来却很干净。
当然Root偶尔也会吃小Baby的醋。
“Sameen。你从来都不对我这么笑。”
Shaw也会被Root这样偶尔的小孩脾气逗笑。
然后Root就只会盯着Shaw的笑脸发呆了。
“你这么喜欢小Baby。不如我给你生一个?”
“好啊。到时候你可别吃干醋。”
Root搂着Shaw的腰。顺势把头埋在Shaw的颈间。诺诺地问到
“那我们什么时候生?”
Root感觉Shaw搂着自己的力道又大了一点。


============假想情敌分割线(真的是假的啦)============


Root决定让Shaw出院了。
无论如何。都必须让她出院了。
再这么下去。她的小女友就要被别人勾搭走了。
Shaw去做复健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Kelly的体操运动员。
Shaw居然对她的聪明才智以及身体的柔软度赞赏有加?!
最近Shaw的嘴里经常提到这个女的。
Kelly她blahblahblahblah..
都跟我在一起了。心里却在想着其他女人?!
聪明才智你老婆我称第二有人敢称第一吗?!
身体柔软度?!!我软不软你试过吗?!就算试过你也忘了!!有本事再试一次!试了再评价!!
Root都快被嫉妒冲昏头脑了。
医院真是个危险的地方。
还是精神病院好。

“Sameem~准备好出院了吗。”
“准是准备好了但是我还没跟Kelly..”
Shaw突然打了个冷颤。
周围的温度似乎都降到了零点。
向Root望去。觉得她的眼睛都快喷火。
Shaw总算是明白Root为什么要她这么急着出院了。
Shaw无奈摇头走上前去。
双手搭上Root的肩。慢慢靠近蹭了一下她的鼻子。又蜻蜓点水般吻过Root的唇。
难得被Shaw这么主动温柔的对待。Root一时间还有一点愣神。
Shaw楼着Root。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头侧向一边。
“牛排都快不及你了。”
Shaw喃喃到。
Root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Shaw的脸更红了。
“Sameem~~这真是我到现在为止听过的最好的情话了。”


============观众好我是回到家里的分割线以及前方高能预警分割线(捂脸对不起作者是个话痨第一次写H写不好轻喷么么哒============


Root踏进家门之后就在想。
好久都没有碰Shaw了。
Shaw在医院足足躺了两个月。
Root就克制了自己两个月。
虽然偶尔也有搂搂抱抱。还有亲吻。
虽然偶尔也有趁Shaw熟睡之后像做贼一样偷偷摸过她。
这些怎么够!Root心想。
要不是因为Shaw伤的太重怕弄疼她。
再说Shaw根本没有一点表示。
她都不记得自己。这样一来不就变成霸王硬上弓了?
“明明失忆之前都会表现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Shaw有些奇怪看着Root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还伴着一些她听不太清楚的碎碎念。
“Root?”
Root的思绪被Shaw轻唤回来。
对上Shaw的视线。Root觉得自己的身体更加热了。
“没。没什么。刚从医院回来你一定累了。先去洗澡吧。我来准备晚饭。”
Shaw刚刚分明从Root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Shaw说不清楚是什么。只觉得看起来又火热又期待。
“好。”Shaw没有多想。拿了换洗的衣服便听话地向浴室走去。
Root需要冷静。打开冰箱看见有一瓶水。就立马灌下去一半。

(怎么可能是水当然是传说中的伏特加啦啦啦啦啦别问为什么不装在伏特加的瓶子里请不要在.意.细.节)

等Root意识到自己在喝什么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天。Shaw为什么要把酒装在矿泉水瓶里。

Root开始觉得异常兴奋。意识有点飘忽。
全身都在发烫。
“Sameen..Sameen..”
眼神涣散着。脑子里除了这个名字之外根本想不出别的话。
浴室传来水声。
好热。
Root觉得自己不受控制了。
慢慢褪下自己的衣服。边步子轻柔地向声音的源头移去。

Shaw正在观察自己身上的伤口。
恢复的还算不错。
只不过又多了几道疤。
努力的想要回想起跟Root有关的事情。但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想得有些头痛。Shaw便放弃了。
打开喷头朝着自己的脸洒出水来。Shaw顿时觉得清醒了很多。

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Sameen..”
Root只觉得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这一幕一刻也不想离开。
浴室里水汽氤氲着。Shaw正站在之中。
残留在身上的水和浴室的灯光让Shaw的皮肤看起来格外的滑嫩。
半湿的头发搭在胸前和肩上。
想要拨开。
看上去纤细又紧实的腰让人忍不住想要抱紧。
对上Shaw的视线。眼前的人脸上还泛着不自然的红晕。
这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绝对不能失去的人。
想要。好想要。
Root觉得自己疯了。不想再管这么多。猛地向Shaw扑去。

Shaw觉得Root给了自己一个过大的惊喜。
眼前的这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所剩无几。
眼神迷离。浓浓的酒气混合着Root原本特有的香气。
嘴里还不停的喊着自己的名字。
Shaw有些头晕。
很久以前。这样的场景好像也出现过。
没有太多的时间回想。Root的脸就在自己的眼前放大。


鼻尖相抵着。两人的气息喷洒在彼此的脸上。
Root享受地啃咬着Shaw的唇。时不时还会伸出舌头轻舔着自己啃咬留下的印记。
滚烫的手从Shaw的腰间慢慢的向背部轻扫。又缓缓的移回来。
来回好几次。惹的Shaw背后一阵酥麻。
“恩..”
Root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
一只手继续辗转在Shaw腰与背部。
另一只手则不太安分的抚过Shaw结实的小腹。缓缓地向上移动。
Root揉捏着Shaw胸前的隆起。嘴则含住Shaw的耳垂。湿热的气息打在Shaw的耳窝上。
Shaw双手撑在Root的肩上。这样的刺激让她的双腿有些发软。险些跌进面前的人的怀里。
鬼才当受。Shaw愤愤地想着。身体却使不上力气。
“Sameen..”Root依然轻唤着Shaw。
Shaw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雾。
她与Root对视着。眼里尽是委屈和不甘。
Root看见Shaw这样看着自己的时候。瞬间觉得血气上涌。二话不说拉着Shaw就向床走去。
这是什么求求你快吃了我的眼神啊。Shaw真是个小可爱。
Root想到。


Root顺势把Shaw压倒在身下。分开腿跨坐在Shaw身上。
低下头轻吻着Shaw的额头。
还有眼睛。还有鼻子。
这么美好的一切。现在终于可以再次品尝。
轻压上Shaw的唇。缓缓地摩擦着。
右手撑在Shaw的耳边。左手则在Shaw的锁骨上徘徊。
这样的动作持续了一会儿。
Shaw终于吻了上来。
Root偷偷笑了。她了解Shaw并不太中意这样的慢节奏。
即使记忆没有了。身体也不会发生改变。
这么久也不进攻。自然是希望Shaw能主动一下。
喜于Shaw的回应。Root伸手捏了一下Shaw浑圆上的突起。
张开嘴还来不及呻吟。Root的舌就侵入了嘴里。
细细地品尝着Shaw的甜美。
舌与舌相舔舐着。纠缠着。吮吸着。
直到快要窒息了。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Root开始舔向Shaw的脖子。渐渐把身体向下移。细细密密的吻落在Shaw的锁骨上。
Root用力地在Shaw的身体上留下了恋人特有的痕迹。
嘴唇贴着Shaw的皮肤一路向下。Root的唇扫过Shaw的浑圆。而后含住了硬挺的果实。舌头灵活的在周围打转。
左手也在另一边卖力的作业。右手则竖起食指。顺着Shaw身体的轮廓慢慢地向大腿内侧游走。
“恩...”
过于强烈的刺激让人有些负荷不过来。不自觉地呻吟出声。
Shaw急忙咬住自己的手背。
Root低下头看着Shaw。伸出手扣上Shaw正咬在嘴里的手。亲吻了Shaw的手背。舔过Shaw留下的牙印。
十指相扣好像还是第一次。虽然Root看不见自己的脸。Shaw仍然不好意思别过了头。
Root笑得仿佛眼睛里可以蹦出星星。
手掌渐渐覆在Shaw灼热的地方。感觉到身下的人已经湿透了。
手指慢慢拨开一层。一层。
Root轻轻松松就进入到了Shaw的身体里。手指紧紧被包裹着吸附着。Shaw火热得快要烫伤她。
异物进入的不适感随机让Shaw闷哼了一声。
罪魁祸首居然停在自己身体里一动也不动。
空洞的感觉开始蔓延到Shaw的全身。
Sham动了动自己的腰。示意着身上的人该有所动作。
身上的人并没有做出回应。
“Roo..”
“Sameen。求我。”
“如果你不求我。我就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
“这种时候你竟然...”
无奈Shaw现在没什么力气。不然她一定会狠狠地把身上的人踹下床。
“Sameen。”
“求我。”
不知道为什么。Root非常想让Shaw认输。哪怕只有一次。
难耐的感觉席卷着Shaw。冲散了她仅存的一点理智。
“求你了..给我..”
满意于Shaw的表现。Root迅速在身下的人的体内抽动起来。
“恩哈..啊..恩..哈啊..”
强烈的快感让Shaw不自觉地拱起了身子。呻吟声从嘴里溢出。
水声伴随着Shaw的呻吟在空旷的屋里荡开。
夜晚总是充满情欲的。

说好的给我准备晚饭呢。
迎来绝顶前。Shaw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个疑问。

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Root趴在Shaw身上大口喘着气。
“还满意吗。”
Root笑着问到。
“我的晚饭呢。”
Shaw反问。
“可我还没吃饱呢。”
Root再一次吻上Shaw的唇。
Shaw乖巧地回应着。

她感觉到有什么滚烫的液体滴落在自己的脸上。
缓缓滑过她的脸颊。


============我叫做吃干抹净分割线============


Root感觉自己的头疼得快裂了。
感觉到身边的人的体温。Root望着Shaw的睡颜。一瞬间有些失神。
这两个月来并没有人再来找过Root。
也许安装在Samaritan服务器上的漏洞只是一时间失灵了。
不然他们也不用花了3个月才找到自己。
这么想着。Root才稍微有所放心。
又望了望身边躺着的人。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掀开被子一看。两人都全身赤裸。Shaw的身上还有斑斑驳驳的吻痕。
恩..
Root记忆只停留在自己昨天喝了半瓶类似于水的液体为止。
之后发生了什么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对于Shaw来说的第一次。自己居然完全不记得吗。
Root无奈地扶着自己疼痛欲裂的头想到。
不过这件事还是。
不要让某人知道比较好。


Shaw在醒来之前。梦到有好多画面在脑子里翻转。
熨斗还有电击枪。
还有那张该死的永远在笑的脸。
一下子睁开眼睛。
她想起来了。
入院之前和之后的事。她突然全都记得了。
当然还有昨晚认输的事。
今天绝对会扳回一城的。
Shaw侧过头。身旁并没有人。但位置上还有一点余温。
厨房里的人正在为两人的早餐做准备。
妈的。Shaw在心里骂了一句。
腰实在太酸了。坐起来都要费好大的力气。
Shaw挣扎着起身。缓慢地套上衣服扶着腰向厨房走去。

Root感觉到腰上一紧。
“Sameen~你醒了~”
Shaw不用看也知道Root现在是什么表情。
腿还有些发软。Shaw靠近了一点。搂着Root的力度又大了一些。
“Sameen~才刚起来呢~有这么急吗~”
Shaw在心里翻了一万个白眼。感觉自己都快瞎了。
把头抵在Root的肩上。
“听着。我不管你是什么理由。下次你如果还敢这样。我就一枪毙了你。”
Shaw的语气听起来怪怪的。但是又很熟悉。
Root以为Shaw在说昨晚的事情。
“Sameen..昨天晚上其实是..”
“你知道我不是在说这件事。”
“不要再一声不响就走了。”
“Sameen?”
Root有些不太明白。突然转过身面对着Shaw。
Shaw来不及反应。一个踉跄差点跌进Root怀里。
Shit!
腰快散架了!
Shaw当然不想让Root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于是硬是直起了身子。
Root看着Shaw闪烁的眼睛。
“Sameen..你想起来了?”


“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你了。未婚妻。”
Shaw在餐桌上突然说到。
Root有些好笑地看着Shaw。
“这么说你以前都是在吃霸王餐?”
“我有吃过吗。不太记得了。”
Shaw边啃着牛排边说到。
“噢?是吗。”
Root突然站起身换好衣服。从抽屉里拿出了两个戒指盒。
“我本来真的打算嫁给你的。”
Root假装委屈到。
“可是既然你不愿意娶我。也不愿意承认对我做过的事。”
“那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说着就朝着门口走去。
太快了。Shaw还没时间反应。
袖口突然一紧。
Shaw下意识抓着Root的衣袖。过了好半天才说出话。
“你..你去哪..”
“我要去找一个愿意娶我的人了。”
Shaw只能咬着自己的下唇干瞪着Root。
Root居高临下俯看着Shaw。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你不许动。”
Shaw转身打开戒指盒。拿出了属于Root的那枚戒指。
“手。”
Root乖乖伸出了左手。
把戒指套上Root的无名指后。Shaw随即说到。
“除了我没人会愿意娶你了。”
Root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刚刚是谁说不娶我的。”顺势把戒指套上Shaw的手指。
Shaw有些别扭地转过头。
“我有说过吗。我不记得了。”

Root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终于。
“Sameen..”
听到Root叫着自己。Shaw有些不服气的转回头。
Root趁机吻上了Shaw。
持续了好一会。
“新人不是都要亲吻对方吗。”
Shaw红着脸。一句话也反驳不了。


============关于伏特加解释的硬掰篇============


“Sameen..我有个问题。”
“恩。”
Shaw对着食物都没时间抬头看Roow。
“冰箱里的..酒。为什么装在矿泉水瓶里?”
“酒瓶裂了酒漏出来了。没瓶子装了所以装在矿泉水瓶里。”
“是这样..”
“有一半你喝了?”
Shaw记得Root的酒量并不好。有好几次喝醉都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恩?我以为是水所以..”
“什么时候喝的?我最近没注意到你有喝酒。”
Root想着要不要说出来。Shaw会不会突突她呢。
“又想不起来了?”
“没..就是..出院回家那天..想做饭的时候觉得有点渴..所以..”
Root才不会告诉Shaw是因为她看着
Shaw觉得欲求不满想要冷静一下呢。
“等等。出院那天?所以你后来才..”
Shaw想起那天Root脸上不正常的红晕还有涣散的眼神。还有自己认输的耻辱。
“你不记得了。是不是。”
“我..”
Shaw依旧扶着腰。起身逼近Root。
Root也急忙起身向后退。
Shaw一步一步把Root逼向床边。
Root没注意。膝盖被床沿绊了一下。整个人向后倒在了床上。
“既然你不记得了..”
Shaw骑了上来。慢慢褪下Root的衣服。
“不如就让我来帮你想起来..”
Root狡猾地笑了。
腰疼的事。你以为我没发现吗。


Shaw当然又被反推阿因为她腰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打我!!
推一首Lana的Florida Kilos~
不能更好听了(´Д` )♪


评论(2)

热度(111)

  1. loveshoot啦啦啦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