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shoot啦啦啦

守墓人(上)

POI百合病社:

Jungle-J:



【觉得自己最近病得不轻。大概需要心理医生了。】

Shaw从睡梦中惊醒。

那是一个充满着血液、硝烟、火光,还有诡异的“嘀嘀”声的梦境。
她不能分辨那究竟是回忆还是前世。

说不定还是平行世界呢。她冷哼了一声。

Shaw没有兴趣知道这梦境究竟是什么,她只知道,今天的睡眠结束了。
接下来她能做的只是在黑暗中等待黎明。


(一)
“天亮了,Miss Shaw,我帮你起床。”

和往常每天一样,Shaw的生活都是从被人抱下床开始的。她本来是坚决反对被人抱住的。但是经历了无数次摔得鼻青脸肿的教训以后,Shaw只好接受这种令人懊恼的服务。
而现在,她已经习惯了以这种屈辱的方式开启新的一天。

被人抱下床后,Shaw会被安放在一个轮椅上。这之后她的行动就比较自由了。她可以选择自己操作轮椅或者是由护工推着她四处转转。

Shaw的护工Molly是一个嗓音粗哑的女人。这一点起初让Shaw很不舒服。

“能给我换一个护工吗,我受不了她的声音。”
“不行哦,Miss Shaw,我们的护工都已经忙不过来了。而且你知道,其他护工和病人都已经相处很久了,随便更换对病人来说都是不好的。”
医院给出的解释让Shaw产生一种“啊她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的感觉。
于是别别扭扭几个月以后,Shaw也就习惯了。

习惯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它让人接受可怖的事实,承受不堪的命运,甘于成为一个陌生的自己。
当你真正习惯,也就意味着真正麻木。

某一天,Shaw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习惯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虽然她并不能感觉到可怕这种情感,但是莫名的心悸还是提醒了她,自己养成的习惯是多么悲哀。

习惯每天被人抱着下床。
习惯护工那烟熏般的嗓音。
习惯疗养院的粗茶淡饭。
习惯远离枪林弹雨的平淡生活。

习惯双膝下空空如也的裤管。
习惯睁眼闭眼都挥之不去的黑暗。


(二)
“Miss Shaw,你是怎么会伤成这样的?”Molly在帮Shaw做腿部按摩的时候,忍不住问。
“不关你的事。”
“对不起。只是我觉得你这样长时间不和别人说话,有可能会出现语言障碍。严重的话可能会失去语言能力。”
“。。。拯救世界。”Shaw闷闷地说。
“哈?”Molly的语气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信不信由你。”Shaw再度闭上嘴,不发一言。

去他的语言障碍。
我已经失去了这么多了,我还在意能不能说话?

记得那个时候,从昏迷中醒来的Shaw第一个念头就是死。
陌生的黑暗世界,累赘般的残缺躯体,不管哪一个都足以令人绝望至死。
但是Shaw没有选择死。或许说是没有选择立刻死。
这其实有Molly的功劳。在Shaw还没有恢复能力自杀的时候,Molly在她身边,用自己沙哑的嗓音朗读了好多世界名著。
比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比如《热爱生命》,比如《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甚至连中国的史铁生、张海迪都读了。

对于Shaw来说,这比死还痛苦啊。

一天,Shaw实在受不了了。
“Molly,你再读我就要死了。”
“可是如果我不劝你,你就要寻死的啊。”
“我不寻死了,请你别读了。”
“真的?”
“真的。”

从此耳根清静。Shaw很满足的同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活下去。

其实习惯了以后,这种舒心的日子也不算太糟。
要是能不残疾就好了。Shaw想。



(三)
不过这几天,Shaw倒是遇上了一件烦心事。

在做完例行的身体检查后,医生叫住了她:“Miss Shaw,你最近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注意到你在以往病史里写了你有第二轴人格障碍。”
“对。我感受不到喜怒哀乐。”
“可是——”医生有些犹豫地说,“从最近你的表现来看你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啊。”
“嗯?”
“你会给老人讲笑话。”
“。。。”
“你会给隔壁卧床老人送饭。”
“。。。”
“你还盲揍了一个不孝子。”
“。。。”
“大家都喜欢你,说你总是笑容满面。”

等等,笑容满面?
Shaw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嘴角的弧度把她吓住了。
“难道我一直。。。都是这表情?”
“对啊。你总是笑得很灿烂。”

。。。我还以为自己一直都是板着脸呢。。。
Shaw在想,谁来给我一把枪,我立马射死自己。。。

医生当然听不见Shaw内心的哀嚎,他说:“或许你不是完全没有情感。”
只是音量调低了而已——哼,说得真有道理,连十岁的小孩都知道。Shaw轻蔑地想。

“或许你是在生活的过程中,逐渐恢复了情感。”医生继续说着,“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人和事,让你重新找到了那些你本来缺失的情感——”
“够了。”Shaw打断,“我看不出讨论这件事有任何意义。原谅我,我要先走了。”
说罢,Shaw麻利地调转轮椅的方向,在Molly的指引下离开了办公室。

也许重新拥有情感的唯一意义,就是让Shaw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感到更加悲哀。

春天万物的复苏,夏天骄阳的灿烂,秋日金黄的麦田,冬日洁白的雪花,这些她都无法看见了。
就如同那个在记忆中不断浮现的女子。
再也无法看见了。

Root,你这个混蛋。
都是因为你,我才会开始重新拥有情感。
都是因为你,我才会在乎生命,渴望活着。
都是因为你,我才会体味思念,痛不欲生。
都是因为你,我才会感到这样无助,这样悲哀,这样孤独。


(四)
“Molly,前段时间你不是说什么长期不说话会出现语言障碍么?”
“我是说过,Miss Shaw,可你并没有在意啊。”Molly的语气有些窝火,“你看你,说话都有点大舌头了。”
“拿纸笔来,我要写信了。”
“你怎么——”
“我口述,你写。”Shaw理所当然的口气让Molly很是无奈。

“好吧。是写给谁的信,Miss Shaw?”
“在抬头写To Root。”
“Root?是男的还是女的?这是人名吗?”
“废话那么多,你只要写就行了。”Shaw有些不耐烦。

“To Root,

我是Shaw。我现在在一个鸟不拉屎的疗养院里。我想我大概是要在这里度过最后的时光了。(最后的时光?这样写不好吧。)闭嘴,Molly。不要打断我。
我已经很久没吃过好东西了。要是你能带点给我就好了。我想吃菲力牛排,还有哈根达斯,还有好多东西。请你来的时候务必带给我。(这原来是邀请函啊。)闭嘴!
医生和我说,我的人格障碍貌似在好转。我觉得你功不可没。
坦白说,瞎了或是瘸了我都不那么在意。我觉得我像台坏了的电脑。用电脑做比喻是不是不好啊,感觉会被你嘲笑。我没有办法再被输入任何新的信息了。我每天面对一片黑暗。我感觉除了回忆就没有别的事可做了。像电脑一样读取自己的存档。
我。。。我有些时候会想起你。只是偶尔。和Finch,Reese他们一起出现的,你不要想多。(Miss Shaw,你这是欲盖弥彰)呃,你能不能安静地记啊,你这样老是打断我我都不知道我下一句该说什么了!
(对不起,我只是提个建议,感觉她对你来说是个重要的人,你就稍微坦诚一点,不会有问题的)好了,这是我的信!
刚才说到哪儿了?哦,你不要想多。

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老是虐待我调戏我,我还是会想要和你一起组队做任务。
我现在天天无所事事,我就天天思考这个问题。
有时候脑袋都会疼。
我想,我的确应该坦诚一些。我,你知道,我不能再骗自己我有人格障碍所以我不碰感情了。

我好像爱上你了。

从很久以前,也许是你拿熨斗要烫我的时候,或者是用电击枪把我弄晕的时候,都有可能,从那么久以前我就爱上你了。
我很想念你,这才是事实。刚才我说的什么你不要想多都是狗屎,我的脑子里见鬼了一样全都是你。
我很想见你。
哦,我看不见了。
那我很想感受你,拥抱你,亲吻你。

我想亲口说我爱你。

你快些给我过来,我需要你。”

“写完了吗?”Molly的声音很兴奋,“我真高兴你采纳了我的建议,坦诚点多好,有没有一种释放的感觉?”
“托你的福,我现在觉得又渴又饿,累极了。”
“我去帮你拿东西吃——这信写得真好,多感人啊。对了,你打算把这信寄到哪儿?”
“烧了它。”

Molly有些不敢相信:“你说什么?”

“我说烧了它。一点也别留下。”


【未完】







评论

热度(155)

  1. 风束谨Jungle-J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了一篇刀子,但是听到了声音无限被放大的爱。
  2. RiJungle-J 转载了此文字
  3. 知足の小草Jungle-J 转载了此文字
  4. 木可Jungle-J 转载了此文字
  5. JFMJungle-J 转载了此文字
  6.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